莉茲Lizzy

不更文了

[三日鹤]恋爱这点小事

三日月宗近有个恋人叫鹤丸国永,他们谈了五年的恋爱,人人都传言说他们是令人羡慕的一对神仙眷侶,不仅事业成功人也长得好看,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是最近,三日月觉得他的恋人不爱他了。原谅他会这么胡思乱想,种种的原因是出皆是自于他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绯闻,于是他干脆撒手放着不管,就是想看看自家恋人会有什么样反应。谁知道鹤丸国永看见了他的绯闻压根没做任何的表示,就连一点吃醋的反应都没有。

三日月还为此郁闷了好几天。一直到他郁闷到忍无可忍的时候,他才决定亲自……让小狐丸过去问一问鹤丸。

“鹤丸,你看见三日月的绯闻难道就没什么反应吗?” 小狐丸虽然挺好奇的,但最好奇的莫过于正透过手机来偷听的三日月了。

鹤丸一脸茫然地问 : “我需要做出什么反应吗?”

“……”

难道你就不该将你的吃醋表现出来吗?

小狐丸想,这话说得真够无心的,他都不忍心再替三日月继续试探下去了,他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鹤丸接下来说的话会让三日月怀疑人生……

鹤丸盯着小狐丸看,转头一想,“我明白了,是三日月让你来问我的吧。”

小狐丸点点头表示正确,反正三日月在手机里看不见他的动作,他也就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鹤丸让小狐丸把手机递给他,然后假装对小狐丸说话,实则是在对手机里的三日月说 : “既然你都亲自开口来问我了,那我就把我的立场给挑明了。”

“我这个人呢,优点没几样,缺点倒是有一大堆。我最大的优点是我心胸很宽大,所以不管他在外边做什么我也不会去管着他。但是我其中一个缺点就是,我鹤丸国永是绝对不会与任何一个女人或男人来共享我男人。他在外面玩女人还是男人我都可以不管他,玩玩就算了,之后把关系给撇清了就行。但要是他真敢把那些野男人还是女人给带到我家床上来,那我就敢去外面给他带个私生子回来。”

“……”

鹤丸这话说得太绝了,小狐丸听得下巴快掉下来了,都想当场站起来给他拍手叫好。可是电话里头的三日月一听鹤丸的这番话,整个人都不好了,就连口中的茶也被吓得直接喷了出来。

三日月表示这真是大写的冤枉啊。他承认,他年轻的时候是有玩过几个,但他自从和鹤丸交往之后就已经身家清白了,他都已经为了鹤丸守身如玉了那么多年,鹤丸居然还拐着弯来说他?

三日月刚想反驳,鹤丸就直接把电话给掐断了。

"……"

另一边,小狐丸拿起茶几上的水抿了一口道 : “你是认真的?"

鹤丸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 “没有,我吓唬他的。"

小狐丸叹了一口气,表示他们这恋爱谈得太高明,他完全看不懂。

鹤丸笑道 : “这事等你自己遇上了就会懂了。"

"不过小狐丸,我刚才和你说的,你可别告诉三日月。"

"为什么?"

"他特意不管自己的绯闻,就是想知道我看见他的绯闻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既然他想知道,那让他自己来看个够。"

小狐丸点头答应了,就大摇大摆地离开鹤丸家。

三日月发现小狐丸回来之后,又再次捉着他来谈人生。

"你怎么老爱捉着我来谈人生?"

"因为我就你一个亲哥可以解我的忧听我的愁了。"

"你可以去找石切丸或是岩融来谈。"

"石切丸忙着和笑面青江谈恋爱,岩融又忙着照顾今剑,就属你最闲。"

"……"

小狐丸自暴自弃似的罢了罢手 : “有屁就快放。"

三日月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小狐丸听得神色极为复杂。

"我说你们这恋爱怎么谈到这种危危可及的地步了?"

三日月心里委屈极了,他表示他已经很久没有去找野男人和女人了。那些花边新闻他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但是仔细想想,那好像又是他故意撒手不管的,又完全反驳不了他。

"阿鹤是不是不爱我了……"三日月沮丧地趴在桌上。鹤丸对小狐丸说的那番话如同魔音灌耳,就连他睡觉的时侯,都能够梦见鹤丸说这些话的表情。

小狐丸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肩 : “我觉得你还是赶紧去找个恋爱咨询师来问问,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补救一下。"

"……我刚才已经预约好了。"

……

次日,鹤丸一觉醒来看见三日月坐在自己的家中,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他挑了挑眉,第一个反应就是脱口而出了一句。

"你的私生子?"

三日月愣了一下,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连忙反驳道 : “不是,我没有,这不是我的孩子。"

"干嘛那么激动,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鹤丸打了一个哈欠,斜着眼看着他,"难不成是你做贼心虚了?"

"我没有,鹤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对你是一心一意的,要睡也是睡你而已,别人我才不要。" 三日月这话一出就引来了鹤丸似笑非笑的目光。三日月神情尴尬地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 “这是我朋友的孩子,他这两天去出差了,托我帮他照顾两天。"

"哦。"

然后三日月就看着鹤丸忙进忙出的,完全没看见三日月对着他的背影伸出了一只尔康手。

三日月听完鹤丸那不咸不淡的回答之后,一脸怀疑人生地想,为什么鹤丸的反应这么平淡?不是说一个孩子突然出现在自己家中,恋人都会吃醋的吗?难道那个咨询师在骗我?

然后三日月突然想起小狐丸曾经说过的一句名言,"永远都不要用平常人的思维来猜测鹤丸的心思。"

现在想想,小狐丸说的话真是特么的非常有道理。

在三日月出神的时候,鹤丸已经忙完了,挨着他一起坐在沙发上,伸手去逗了逗他怀里的孩子,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抬起头来对三日月说了一句。

"三日月,你最近别来我家了。"

"???!!!"

三日月反应过来,连带着手中的孩子去抱着鹤丸的大腿 : “阿鹤我发誓我再也不会出去找什么野男人或是野女人了,虽然我上次出去嫖妓被你当场捉个现行,但我永远都只会爱你一个,你不要和我分手!!!"

鹤丸被他吓了一大跳,哭笑不得地说 : “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三日月委屈巴巴地抬起头 : “你不是不让我来你家了吗?"

"是,但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鹤丸把三日月扶起来,"我不让你来我家,是因为我家这几天正准备装修,所以我会搬去你那去住一阵子。"

"真的?没骗我?"

鹤丸翻了一个极不风雅的大白眼给他 : “我骗你干什么?

三日月听完之后整个人豁然开朗,几天前那一肚子的郁闷瞬间烟消云散,把手中的孩子递给鹤丸之后,喜滋滋的帮他收拾行李去了。

一个小时后,三日月终于受不了照顾孩子的这等麻烦事,直接把孩子交给小狐丸。小狐丸神情复杂地看着三日月,恨不得马上把他给揍一顿,有人那么坑自己的亲哥哥的吗?

三日月笑着表示,有,就是我。然后就在小狐丸的眼皮底下牵着鹤丸回家,去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了。

……

几天后,三日月强迫性地从小狐丸手里拿到了假期,闲而无事的坐在沙发上,单手撑着脸看着鹤丸工作,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三日月难得拿到了假期,原本预定是要陪鹤丸出去约会的,结果没想到鹤丸居然临时来了工作!?然后他就坐在电脑面前几个小时,冷落了他。

小狐丸得知了这件事之后,非常无情地嘲笑三日月活该。

......虽然还因此被三日月用了某些不为人知的手段逼得小狐丸差点跪下来叫他爸爸。

三日月走过去从身后环着鹤丸,撒娇似的在他脖子里蹭了蹭, 鹤丸被他的发丝蹭得脖子发痒,然后就听见三日月叫了他一声。

"鹤丸。"

"嗯?"

鹤丸回过头去,被三日月给亲了一下,然后就听见他闷闷不乐地说 : “吓到了吗?"鹤丸无奈地拍拍他的脑袋,"乖,我这里快结束了。"

"你几个小时前也是这么说的。"

"……"

鹤丸被三日月的这句话给噎住了,他默默地回过头看着电脑,压根不去看三日月那一脸被负心汉给抛弃的女人的哀怨的表情。三日月见鹤丸鸟都不想鸟他直接气得磨牙。

哎呀,好气哦!

三日月宗近觉得自己真是特么的太委屈了!

可是他又能怎么样呢,谁让他的恋人是一个超级工作狂,一点浪漫的情调都没有,智商高得吓人情商却低得惊人的鹤丸国永呢?

算了,他认了这个栽了。

"鹤丸。"三日月叹了一口气,就这样挂在鹤丸的身上,一本正经地说,"鹤你看看我,今天的我和昨天有什么不一样吗?"

三日月宗近为了今天的约会,花了不少的心思在穿衣打扮上,今天可以说是他长到这个岁数以来,穿衣风格是最好的一天了。

鹤丸闻言嘴角微扬,眼里带着明亮的笑意。三日月看着鹤丸的笑容有些晃神。他想,是了,就是这个笑容,不管多少次自己都会因为这个笑容而怦然心动,这辈子都只会栽在鹤丸国永这个人的手里了。

鹤丸趁着三日月出神的时候放下手中的工作,伸手拉着他的衣领迫使他弯下腰,然后顺势在他唇上一吻,说出对三日月而言在这世界上最动听的一句话。

"有,你眼里的我比昨天更爱你了。"

[End] 

*七夕快乐!
*咳咳,大写的OOC
*祝451太太的活动办得顺利!
*3000+一发完结

[三日鹤]爱在心里口难开(下)

鹤丸在小狐丸那里住了一阵子又搬回去了。这天,鹤丸出房间时刚好碰见三日月。两人大眼瞪小眼,三日月刚想转身离开,鹤丸就开口叫住了他。"三日月你有空吗?过来我房里一下。"

鹤丸说完就自顾自地回到房间,三日月叹了一口气,认命地跟着鹤丸走到他房里去。一进到他房间,三日月就见鹤丸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自己。他看见文件上写着的“监护关系解除合约”的大字,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请小狐丸从律师那里拿来的。"鹤丸把合约书递给三日月,说,"三日月,我想你是知道我的心意的。

"鹤丸心想:既然你不敢爱,那我就用我的方式来爱你。

果不其然,三日月沉默了。鹤丸耸了耸肩,也不以为意,说:"我们今天就摔破罐子,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我知道你一直在顾忌着我们的关系。如果我们一直有着这一层的关系的话,你永远都不会接受我,所以我想请你在这份解除关系的合约上签字。等到我满18岁的那一天,我就会把它上缴,马上和你解除这父子之间的关系。"

"我也会从这里搬出去,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了,三日月。"

三日月想了想:"你可以不用搬走。"

鹤丸摇摇头。"不了,这段时间我会到宿舍去住,等我毕业后我就会到国外去深造。"

"为什么?"

鹤丸叹了一口气。"三日月,我爱你,但是我想要的是有尊严的爱情。我不想要一直追随你的背影,我想要的是站在你身边与你并肩而行的爱情。所以,我才会选择离开你,若是你愿意等我的话,等我回来我立马向你表白。若是你不愿意等我,另寻伴侣,我也会笑着祝福你的。"

鹤丸收拾好换洗衣服后就把行李箱给锁上,提着行李越过三日月下楼去。

三日月却在他的身后说了一句。

"我会等你。"三日月直视鹤丸的背影说,"我会等你,不管时间多长,我都会等你回来。"

鹤丸愣了一下,开心地笑了。

两年后,三日月无所事事地在房子附近的公园散心,他伸手接着树上掉落下来的花瓣,抬头仰望着盛开的樱花树,心想:"已经过了两年,鹤丸还不打算回来吗?"

三日月无奈地想,他年纪都快到40了,鹤丸再不回来的话,自己还有这个耐性等到他吗?三日月突然有些不满:为什么他和鹤丸的年龄差那么大,差距小一点不行吗?

三日月想得出神,身后突然出现一道身影,轻轻地叫了一声。

"三日月。"

三日月听见了他无比熟悉的声音,他愣愣地侧过头去,看见鹤丸穿着一身的白色西装,脱去了稚气的面容也越发清秀帅气。此刻他正站在面前,笑着面对着自己。

"我回来了。"

"……鹤丸?真的是你吗?"三日月伸手抚上鹤丸的脸颊,手臂微微地颤抖着,"我不是……在做梦吧?"

鹤丸捉着三日月的手贴上自己的脸颊,连忙说:"不是不是,这是真的。你看,是热的!"三日月确认后终于露出笑容,鹤丸趁机在他脸颊上偷亲一下,说,"我回来了,三日月。"

"欢迎回来。"三日月牵着鹤丸走在回家的路上。

三日月问:"你在国外过得好吗?"

鹤丸点点头,说:"嗯,我在国外被一位名叫伊达政宗的男人收为养子,还有着三位好兄弟,他们都对我很好很照顾我。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我已经不姓三条了,我姓伊达,是伊达家的三少爷了。"

三日月无奈地摇摇头,这孩子完全没变。鹤丸挣脱三日月牵着的手,负着手走在前头:"三日月,你是单身的吗?我还是单身的哦!所以我——"可以向你表白了吗?这句话还没说完,鹤丸就被三日月给拉进怀里。

三日月打断鹤丸想继续说的话,一把将鹤丸给扯入怀里,向他述说着被他埋藏在心底二十年的爱恋。

"我终于可以爱你了。"三日月抱紧鹤丸。闻声,鹤丸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他伸手回抱三日月,笑道:"我也是,终于可以爱你了!"

解开了束缚着他们的那名为父子的枷锁之后,20岁的鹤丸国永终于可以如愿和他这一生中最爱的三日月宗近在一起了。

[End]

*好啦!这篇完结啦!撒花撒花!

[三日鹤]爱在心里口难开(中)

这天,鹤丸放学回家后看见三日月穿着正装正准备出门,鹤丸难得看见三日月穿正装,出于好奇便开口问:"三日月,你要出门吗?"

三日月边打着领带边回答说:"嗯,公司宴会。"三日月出门之前,对鹤丸说 : "我会很晚才回来,不要等我了。"

"嗯。"鹤丸目送三日月离开,锁好门后就回房去了。

夜晚,鹤丸睡得正香时,楼下突然传来了很急的门铃声,吓得鹤丸立马从床上跳起。鹤丸扶着头,苦着一张脸无奈地说:"大半夜的是谁不睡觉,扰人清梦啊!"

叮咚,叮咚……

鹤丸穿上外套,不停地嚷嚷着:"来了来了!"

"谁啊?"鹤丸打开门后有些讶异,他没想到门外的人会是三日月。三日月摇摇晃晃地走进家里,鹤丸连忙过去扶着他,身上的酒味飘进了鹤丸的鼻子。

"三日月,你怎么喝得那么醉?"

"鹤丸……"三日月迷迷糊糊地看着鹤丸,薄唇贴上去,吻上鹤丸,鹤丸惊讶地瞪大眼睛。在他还未反应过来时,三日月已经把他推倒在沙发上解开他身上的睡衣。鹤丸挣扎着让三日月起身,三日月却禁锢着他的双手压到耳边,转头在他白皙的脖子上印上吻痕。

"鹤丸,鹤丸……"

鹤丸不停地挣扎:"……三日月,你醒醒!我是鹤丸啊!"

三日月的瞳孔猛地收缩,他猛地放开鹤丸退开了好几步:"抱歉……"三日月捂住眼睛,又补充了一句,"对不起……"说完之后,三日月当场落荒而逃,完全不敢去看鹤丸此刻的表情。

鹤丸无力地躺回沙发上,伸手捂着脸,一想到刚才的那一幕脸红得都快滴血了。

三日月跑到浴室里去,打开冷水冲在自己的身上冷静一下脑袋。他一拳打在墙上,眼里全是懊恼。他怎么可以对鹤丸做这种事情?他怎么可以!他对谁都可以,唯有鹤丸……唯有鹤丸不行!

三日月抱着脑袋顺着墙滑坐到地上。鹤丸不可以再和他继续住在一起了。不然类似今天的事情就会有重演的可能!他拿起浴袍套在自己的身上,回到房里拿起手机拨通小狐丸的号码。

"小狐丸,你有空吗?"

"没空。"小狐丸无力地吐槽,老兄,这大半夜的打来问人家有没有空你闲得蛋疼是吗?

三日月沉默一会儿,缓缓地开口说:"……我想让鹤丸到你那里去住几天。"

小狐丸喊道:"我最近真没空啊!"

"小狐丸,算我求你了!"三日月脱口而出。小狐丸愣住了,他没记错的话这是三日月第一次求人吧?难道他和鹤丸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小狐丸?"三日月试探性的叫了他一声。

小狐丸想了想,答应了:"……好吧。"

隔天一大早,三日月就送鹤丸来到小狐丸的家。鹤丸见三日月那落荒而逃的背影,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小狐丸接过鹤丸的行李箱拿进屋里,问:"三日月为什么突然把你送来我家?"

鹤丸随便应付了一句:"……他最近,心情不太好。"

"怎么了?你们吵架了吗?"

"没有……"鹤丸有些尴尬地别过脸。他能说三日月喝醉后想要对他酒后乱性吗?他能说吗!小狐丸叹了一口气,试着转移话题:"还记得你第一次来到我家的时候还是小不点的样子。现在,你都长得那么大了啊!"

"小狐丸……"鹤丸有些感动,小狐丸居然还记得他小时候。小狐丸一脸嫌弃地推开鹤丸凑过来的脸,继续说:"老实说,三日月刚捡到你的时候,我们都劝他把你送到福利院去。"

"为什么?"

小狐丸白了鹤丸一眼,说:"那时候的三日月只是个15岁的初中生,他根本就没有能力来亲手养大一个还在襁褓里的孩子。"

"那……为什么?"鹤丸有些意外,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小狐丸递了一杯水给鹤丸,坐到他面前接着说:"还能为什么?三日月他反对把你送到福利院去,他说既然是他捡到的孩子,那他就该负上责任,他会亲手把这孩子给抚养长大的。"

"之后,三日月早上去上学的时候有我们暂时照顾你,等他放学后我们就把你交还给他自行照顾。起初我们都觉得三日月太过勉强了,让他早点放弃。可是后来他用他的行动来证明自己说得出口的话就一定会做得到。"

小狐丸伸手比划了一下:"现在见到你,我突然想起大约是在你五岁的时候吧。那时候三日月已经二十岁了,他一如既往地早晨去上学,把你交给我们代为照顾。谁知道当时正在睡觉的你突然醒了过来,醒来之后看不见三日月的踪影你就急得大哭,把我们都搞得手忙脚乱的,怎么哄都哄不停。"

"结果你猜怎么着?"

鹤丸扬起笑容回答说:"看见三日月回来我就不哭了?"

一提到这个,小狐丸也笑了出来:"是啊!当时我们见到三日月回来,就像看见一个救世主一样,直接把你塞给三日月。三日月抱着你哄了一会儿,你就不哭了。"

鹤丸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语重心长地拍拍小狐丸的肩膀,说:"那还真是辛苦你们了。"

小狐丸喊道:"你有资格说这话吗!"

鹤丸当场笑了出来。

两人闲聊了一阵子,鹤丸直接切入正题:"小狐丸,我想你应该已经看出来了。"

小狐丸对这没头没尾的对话有些疑惑:"看出什么?"

"我对三日月的心意。"

"……"小狐丸想,他还真是看出来了!

鹤丸一目了然:"我知道你一定看出来了。所以,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小狐丸抬眼望着他,鹤丸扬起嘴角说,"这个忙你一定能帮得上的。"

[待续...]

*我来填坑啦!


[三日鹤]攻略那个男人(三)

鹤丸老老实实地坐在办公桌前,在思想里和系统闲聊 : "系统,问你个问题。"

系统130 : [宿主大人请说。]

鹤丸非常严肃地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 "三日月宗近的性取向是什么?"废话,要是这三日月宗近是个直男,他拿什么去攻略他?!

系统130 : [回答 : 不知。]

"......"鹤丸觉得他这辈子的好脾气绝对会在今天给耗尽。鹤丸深吸了一口气,说 : "他喜欢男的还是女的,你只要回答一个就行了!你给我一个未知的答案,你想让我怎么去攻略他?!"

系统130 : [回答 : 由宿主大人您决定。]

鹤丸呵呵两声。

这什么鬼系统?

这什么鬼系统?!

你有见过这么一个一问三不知的鬼系统吗?!

没有是吧!!!

鹤丸快气炸了!他都想把这个鬼系统从他脑袋里一巴掌给拍回它那什么鬼地方去!免得自己每次一听见他那冷冰冰的机械声会忍不住想要抽了它!

鹤丸深吸一口气,冷静,冷静!

再和这鬼系统交谈下去的话,他怕他会忍不住OOC了!

鹤丸思索一番,既然这鬼系统一问三不知的话,那他就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玩儿了。游戏要是规规矩矩地玩,那可真是无趣得很。想到这儿,鹤丸的嘴角扬起了一丝丝邪魅的弧度,拿起眼镜戴上,进入他那鹤小绵羊人物设定。

休息时间时,鹤丸听说今天三条集团会在晚上开迎接晚会来迎接新老板上任。

鹤丸边喝着咖啡,边想着这可是个接近三日月宗近绝佳的机会。但是,要怎么接近他还得好好地想一想。

夜晚,

鹤丸作为一名小小的员工来参加这场欢迎会。他漫不经心地在这会场里闲逛着,观察这个临时布置的会场。

啧啧,不得不说,这三条集团还真是特么的有钱!就连这临时布置起来的会场也布置得相当的......华丽。

鹤丸把酒杯放下,想去上个厕所,没想到会遇见他意想不到的人。

系统130 : [目标 : 三日月宗近已出现。]

系统003 : [宿主大人,您的目标鹤丸国永已经出现,请行动起来!]

三日月与鹤丸对视着,却无言相对,气氛相当地尴尬。

三日月想了很久,才憋出了一句 : "你是谁?"

鹤丸笑着笑着,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坏主意。他走上前去,伸手把三日月给抵到墙上,但表面上还是依照这他那鹤小绵羊的性格设定来老老实实地自我介绍一番 : "老板你好,我是鹤丸国永,您的公司里的小员工。"

三日月 : "......你说话有必要靠得那么近吗?"

鹤丸一脸无辜地说 : "我怕老板您听不见,这才靠得那么近的呀!"

三日月 : "......"他怎么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鹤丸迷了眯眼,觉得这人的反应无趣极了。欲想离开时,没想到三日月这时转过头来,两人唇齿相碰,疼得鹤丸嘶了一声。再看三日月一脸平静(其实已经傻了)的反应,鹤丸直接加深了这个吻,给三日月一个小小的报复。

一吻结束后,鹤丸看着三日月被吻得肿起来的嘴唇,满意地笑了着离开,心里想着,这三日月宗近的味道还挺不错的。也没去理已经被吓得魂都已经飘走的三日月了。

......

系统130 : [警告......]

鹤丸冷哼一声 : "警告什么,我可没有OOC!"

系统130 : [回答 : 鹤小绵羊不会随便去强吻别人。]

鹤丸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 "我哪有,这是个意外,是三日月宗近先撞上来的。"此时此刻,鹤丸非常高兴这鬼系统没有眼睛,看不见!

系统130 : [......]这宿主根本就是欺负它看不见吗?!

鹤丸继续胡扯 : "所以,我这不算是OOC,你也不可以随便扣我的分。"

系统130无言片刻,才说 : [......宣布 : 任务成功。OOC设定解除,从现在开始贵方可掌握您的性格设定。]

鹤丸直接乐得开花了。

......

另一边,三日月愣愣地拿出手机,拨通小狐丸的电话号码。

"三日月?找我有事吗?"

"小狐丸。"三日月抿了抿嘴,说 : "我......被吻了,要怎么办?"

"什么?"

"我......我,我初吻没了!!!"

岩融抢过电话 : "三日月你初吻没了?!"

三日月把手机远离耳朵,神色尴尬地"嗯"了一声。

这时,今剑抢过岩融手里的电话,开心地问 : "真的吗?三日月你初吻真的没了吗?"

"......真的。"是错觉吗?为什么今剑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高兴?!

在三日月还在出神的期间,手机的对面已经再次换了一个人。

石切丸拿出手帕擦了擦眼角,说 : "三日月长大了,都学会吻人了啊!"

"嗯......嗯?!"

三日月懵了,什么叫他学会吻人了?被吻的人是他才对!

一想起刚才的那一幕,三日月的脸直接爆红,红得得像个番茄,头上还冒了烟!

[待续...]

*这辣鸡文笔没救了!!!

三日月愣愣地拿出手机,拨通小狐丸的电话号码。

"三日月?找我有事吗?"

"小狐丸。"三日月抿了抿嘴,说 : "我......被吻了,要怎么办?"

"什么?"

"我......我,我初吻没了!!!"

岩融抢过电话 : "三日月你初吻没了?!"

三日月把手机远离耳朵,神色尴尬地"嗯"了一声。

这时,今剑抢过岩融手里的电话,开心地问 : "真的吗?三日月你初吻真的没了吗?"

"......真的。"是错觉吗?为什么今剑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高兴?!

在三日月还在出神的期间,手机的对面已经再次换了一个人。

石切丸拿出手帕擦了擦眼角,说 : "三日月长大了,都学会吻人了啊!"

"嗯......嗯?!"

三日月懵了,什么叫他学会吻人了?被吻的人是他才对!

*这是《攻略那个男人》的第三章。

*唉,这辣鸡文笔是好不了了!!!

本子到啦!先来repo一下!

PS : @-451- 还有就是,太太之前说的备注什么的......我都没发现,中括号算吗?!

[三日鹤]我的恋爱对象是直男

*六一儿童节快乐!

*给大家个小福利~

*本文收录于三日鹤短篇合集同人本《昙花梦》。

我是三日月宗近,今年18岁,就读于花丸高中。兴趣是读书,爱好是撩鹤。

不,我说的撩鹤并不是去撩什么真的丹顶鹤,我才没有这个变态的癖好。我所说的鹤是我那位从小就不让人省心的竹马,鹤丸国永。他是个看起来白到发光的少年,性格开朗活泼,喜欢对人做一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恶作剧成功后又会笑着和对方道歉,简直让人又爱又恨人。但是,我每次撩他的时候,他总是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只是打从心底的觉得我是他最好的兄弟。

呵呵哒,什么鬼兄弟?!

鹤丸国永,我这是想睡你呢!!!

没想到我三日月宗近一生的老谋深算,居然就这么栽在一个直男身上?!而且还是比国旗柱还要直的钢铁直男!我深感挫败,与其说鹤丸国永是少了一根筋,但我还是很盲目地觉得,他只是个白到不行的天然呆。
原因很简单,以下就是我撩鹤的挫败心得,请诸君慢慢地看下去。

……

今天,三日月和鹤丸因为没课所以都在寝室里。三日月觉得可以和鹤丸同住在一间房真是太幸福了。因为可以看见日常不同的鹤丸,比如说鹤丸的睡颜,或是他刚洗澡出来的样子之类的,总之他非常高兴就对了。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说出——他是使用了某种手段来胁迫某个人来安排这件事情的。

三日月见鹤丸坐得那么安静,眉头一挑,自然而然地坐到鹤丸身边的空位上,再次开启了他的日常撩鹤戏码。

"鹤哟,今天的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可口呢!"

鹤丸的嘴角无语地抽了抽 : “……三日月,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话的意思,但是能请你不要打扰我复习吗?我明天就要考试了。"三日月顺手撩起了鹤丸的头发,笑得一脸灿烂地说 : “阿鹤那么聪明,考试这点小事根本就难不倒你的。"

鹤丸合上手上的书 : “三日月,虽然得到你的称赞我很高兴。但是,请不要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乱摸,我会生气的。"

三日月挑了挑眉,伸手挑起鹤丸的下巴 : “阿鹤难道对我完全没有任何的感觉吗?"鹤丸黑着一张脸,随手拿起桌上最厚的一本词典,毫不留情地往三日月的脸上砸去,拎起他后打开门,一脚把他给踹出门外去,动作一气呵成。

三日月被鹤丸的摔门声吓得一个激灵,却也不死心地趴在门外,用他自认为最可怜的声音来对门内的鹤丸喊道 : “阿鹤,你忍心把我一个人丢在外面吗?"然后鹤丸打开门,三日月还来不急高兴个一秒,就被鹤丸丢过来的鞋子,而且还是他本人的鞋子再次给砸中了脸。

三日月.日常撩鹤.变态鹤控.宗近卒。

……

三日月在小狐丸的寝室里揉着自己头上的大包,委屈巴巴地照着镜子看着脸上残留着的鞋印 : “鹤也太绝情了,面对我这张脸也下得去手。"
小狐丸一脸无语地看着三日月,老实说,他都不太想吐槽了,但还是意思意思地陪他说几句话 : “三日月,你头上的这一个大包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这脸上的鞋印,麻烦你去洗一洗好吗?"

三日月哼了一声,用鄙视的眼神来看着小狐丸说 : “你懂什么,这是阿鹤对我的爱的表现。"

"噗……"小狐丸直接把口中的水给喷了出来,一脸惊悚道,"……咳咳,你再说一次?!"

三日月一脸嫌弃地擦着小狐丸刚才喷出的水 : “再说几次也一样。正所谓打是疼,骂是爱,这可是鹤丸疼我爱我的表现!"三日月越说脸上的表情就越自豪。

"……"

小狐丸无语地扶额,完了,这是被打残了!

小狐丸看着三日月这一脸沾沾自喜的笑容,忍不住开口道 : “话说回来,你是在怎么在小的时候认识鹤丸的?又是什么样的契机使你爱上他的?"

"这问题问得太好了。那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命运使我们相遇……"三日月话还没说到一半,就被黑着脸的小狐丸给打断了。

"请你说人话。"

三日月啧了一声,不爽地瞪着小狐丸 : “就我小时候失足掉进河里的时候,他把我给救上来的。"接着又露出一脸痴汉的笑容,"他还亲了我。"

……那只是单纯的人工呼吸好吗?

小狐丸非常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 “三日月,我怎么以前都没发现你有这么一颗少女心?人家只不过是亲了你一下而已,你就动心了?"

"不,最主要的是鹤丸长得非常合我胃口,看了心情也会好。"

"肤浅,真是太肤浅了!"小狐丸都快掀桌了。

"这你就不懂了,现在的时代有哪个不是看颜值的。"三日月啧啧道,"就比如我,颜值太高了,想要找一个合我心意的人也真是太难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鹤丸这个合我心意的对象,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放弃呢?"

小狐丸不做任何的表态,只给了他呵呵两个字,让他自己去想象。三日月也不去在意小狐丸的恶意吐槽,接着道 : “至于你问的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我爱上他,契机大概就是我三日月宗近,天生喜欢男人吧!"

怎么办?突然好想揍他一顿!

"唉,就你这只单身狐狸是没有办法理解我对阿鹤的心意的,我还是回去找阿鹤,让他安慰安慰我那颗脆弱的小心灵吧!再见。"

小狐丸气得牙痒痒,咬牙切齿地回他道 : “不见!"

……

三日月再次回到了宿舍,并且成功地让鹤丸打开门让他进去。三日月又坐到鹤丸的身边去,双手撑着下巴说 : “阿鹤,我们出去约……逛逛吧。"

鹤丸头也不抬地给了他一句 : “为什么?"

三日月顿时觉得委屈极了。他伸手抬起鹤丸的头,让他面对着自己。鹤丸挑了挑眉等着他说话,就听见三日月说 : “你把我冷落在一边那么久,却还一直在学习。"

鹤丸想了想,他难得坐得住,自然不会想要出去玩了。三日月见鹤丸不说话,就伸手捏了一下鹤丸的脸颊说 : “阿鹤真是太过分了!"

鹤丸沉默了半响,才一本正经地开口说 : “学习使我快乐。"

"……"

三日月整个人都焉了,他耷拉着脑袋,可怜兮兮地趴到鹤丸的身上,心里默默无声地流着一把血泪。手却趁机在鹤丸的身上偷摸一把,偷吃鹤丸的豆腐。

三日月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一会儿,鹤丸伸手揉了揉三日月放在他肩膀上的脑袋说 : “我饿了,你要和我出去吃饭吗?"三日月一听顿时来了精神,眼神发光地狂点头 : “要的要的。"

"那就走吧!"

于是,三日月就喜滋滋地拉着鹤丸一道出去了。

……

三日月和鹤丸来到离学校不远处的一家街边小摊,各自点了一碗面之后就落座了。三日月看着路灯打在鹤丸的身上,仿佛给他添了一道光芒,不由得开口说 : “阿鹤,今天的月色真美。"

鹤丸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下天空,然后一本正经地说 : “三日月,今天是初一。" 三日月笑眯眯地嗯了一声 : “所以呢?"

"所以,今天没有月亮。"

"……哈哈哈,是吗?"

三日月笑面轻僵,随后立刻恢复了平常的笑容。只是他现在脸上笑嘻嘻,心里在MMP罢了。

鹤丸莫名奇妙地看了他一下,正想开口问他怎么了的时候,面就来了。鹤丸立马把这个问题抛到九霄云外,拿起筷子就开吃了。三日月默默地望天,神啊!为什么您要让我的这还未开始的恋情如此难啊?!

……

经过前几次的挫折,三日月依旧不死心地又再次来到鹤丸的面前说 : “鹤啊,我们今天去约……逛街吧!"鹤丸抿了抿嘴,放下手中的游戏机,转头问道 : “嗯……你想去哪里?"

三日月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激动地拉着鹤丸的手说 : “你愿意陪我去了吗?"鹤丸点了点头 : “嗯。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

三日月喜逐颜开 : “你还记得啊!阿鹤,我太高兴了!"

鹤丸见三日月高兴,嘴角也不禁微微上扬。

算了,今天就由着他吧!

谁让他只有他这么一个好竹马呢?

若是三日月知道鹤丸此时在心里想的这句话后,一定会气得直接把老血都给吐出来。

三日月松开抱着鹤丸的手,捧起鹤丸的脸来一本正经地对他说 : “鹤丸,我喜欢你。"

鹤丸眨了眨眼睛,脱口而出道 : “我也喜欢你啊!"在三日月高兴还没有个一秒钟,鹤丸又接着说 : “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三日月脚下一个踉跄,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 “算了,你迟早有一天会明白我在说什么的。"鹤丸不太明白三日月说的话,但也没去细想,因为三日月想说的时候,他自然会告诉自己,他又何必去多问呢。两人就这么的在街上随便乱逛,鹤丸便开口问 : “三日月,你今年的生日愿望是什么?"

三日月回头一笑 : “已经实现了就没有必要再说出来了。"鹤丸点点头道 : “你每年都是说这句,搞得我好好奇你的生日愿望。"

"阿鹤想知道吗?"

鹤丸摇了摇头 : “不用了。愿望这种东西还是藏在心里比较好,不然的话,愿望就不会实现了。"

三日月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不会不实现的,因为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一个愿望。

「我希望每年过生日的时候,鹤丸国永都可以陪在三日月宗近的身边。」

  
[End]

[三日鹤]攻略那个男人(二)

同一时间,三日月宗近紧皱着眉头坐在车里,听着脑海里不停在叫嚣着的那浑蛋系统的声音。

系统003 : [报告 : 恭喜宿主大人,您等了那么久的契合度100%的对象终于出现啦!]

三日月想,他可没等这位契合度100%的对象出现,倒不如说自己根本就不想他出现。

系统003不知道自己的宿主大人正在想什么,自顾自地说 : [宿主大人,您现在有一项攻略任务,请问您是否要执行?]

"攻略任务?"

系统003很负责任地为三日月解答 : [回答 : 是的,宿主大人。您的攻略任务是攻略那位与您契合度100%的对象。]

三日月一语不发,系统003接着说 : [攻略对象为鹤丸国永,性别男。性格内向怕生,总体来说是一只鹤小绵羊。身份是三条集团旗下员工。]

三日月闻言,眼角不禁抽了一下,鹤小绵羊是什么东西?还有,性别男又是什么?现在的系统都支持宿主男男恋爱的吗?

然而还没等三日月问出这个问题来,系统003又接着说 : [宿主大人,您的性格设定是笑面虎,老狐狸一只。在性格设定还未解除的情况下不准随便OOC,否则会受到惩罚。]

三日月听到这里,心里十分的郁闷。他明明就是一个纯情得连女人的手都没牵过的人,为什么系统要给他设定一个那么难驾驭的性格?而且还不可以随便OOC!

三日月觉得这个任务真的是难倒他了。于是,他试探性的问 : "如果我不接受这个攻略任务会怎么样?"

系统003 : [回答 : 您将会受到惩罚。]

"比如说什么样的惩罚?"

系统003 : [回答 : 您会找不到对象,孤独一生。]

"这还好吧!找不到对象又不是什么大问题。"

系统003 : [......]

三日月罢了罢手,说 : "那我就不接这个任务了。"

系统003连忙说 : [回答 : 刚才只是比如,还有更严重的惩罚。]

三日月挑了挑眉,"比如?"

系统003 : [回答 : 您会倒霉一辈子。走路也能摔倒,吃饭也能噎到,喝水也能呛到,出门也会被绑架!]

"......"三日月想,这还真是挺严重的,敢情这位系统是使出他的浑身解数来"诅咒"自己的吧!

三日月无声地叹了一口气,说 : "好吧,我接受这个攻略任务。把那位叫鹤丸国永的对象的所有资料都给我,我来想想办法。"

系统003很大方地把所有资料都传给三日月,让他自己去研究研究。三日月看了一遍,伸手揉了揉眉心,心想 : "我根本就没和别人谈过恋爱,要怎么攻略一个对象还是一个问题啊!"三日月心里苦,但还是很细心地研究要从什么地方来对鹤丸国永展开攻略。

[待续...]

谢谢观看
写得不好请多多包涵

[三日鹤]攻略那个男人(一)

*哼哼哼,我又开了个新坑。

------------------------------------------------------------------------------------------------------------------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会有一个恋爱攻略系统。它能够帮你找到和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让你不再烦恼单身的问题。

但有个人不同,鹤丸国永从以前开始就没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面有这什么鬼系统。他也没想过要把自己的幸福交给这么一个冷冰冰的系统手上。可惜事情总是不合常理。

这天鹤丸醒来后,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正想做些什么时,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道冷冰冰的机械声音。

[攻略系统下载中,系统代号130绑定。]

鹤丸挑了挑眉,洗漱完毕后便下楼去准备早餐。他拿起桌上放着的杯子来装水喝。然后坐在餐桌前边吃东西边听着脑海里的声音继续说下去。

系统130 : [宿主,鹤丸国永。性别男。性格设定,内向怕生,总体来说是只鹤小绵羊。]

"??????"

鹤丸直接把嘴里的水给喷了出来。

他的性格什么时候变成了内向怕生?又是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只鹤小绵羊?

鹤丸的嘴角无语地抽了抽,又再次听见他脑袋里的声音开口了。

系统130 : [宿主大人您好。本系统将为您的终身大事做选择,为您配对一位与您契合度100%的对象。]

"......"

鹤丸表示他现在不想说话,便由着那个130系统继续说下去。。

系统130 : [攻略任务加载中......]

系统130 : [提问 : 您有个攻略任务是否要执行?]

"攻略任务?"

系统130 : [回答 : 攻略对象为三日月宗近。性别男,身份为三条集团总裁。性格,笑面虎,总体来说是一只不折不扣的笑面老狐狸。]

"......Are you joking around with me?He's a man. "(你在和我开玩笑吗?他是个男人。)

系统130 : [回答 : 不是开玩笑。现在的社会人十有八九都是选择男性,而且他是您的所有对象之中唯一一位契合度高达100%的对象。]

鹤丸自暴自弃道,"Well.That really scares me."(好吧。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系统130 : [提问 : 您是否决定接受任务?]

鹤丸听着那冷冰冰的机械声,试探性的提出了一个问题,"要是我拒绝呢?"

系统130 : [回答 : 您将会受到惩罚。]

"比如?"

系统130 : [回答 : 大脑细胞被破坏。]

"......算你狠!"鹤丸咬牙切齿,见过卑鄙无耻的人,还没见过这么卑鄙的狗屁系统。鹤丸在心里咒骂着130系统,脑海又再次出现了那道冷冰冰的机械声。

系统130 : [提问 : 您是否接受任务?]

"接受,把资料都传给我。"鹤丸几乎是黑着一张脸来说出这个答案的。他闭上眼睛在脑海里整理了一下130系统发给他关于三日月宗近的资料,一边听着130系统说明此次的任务规则。

系统130 : [说明 : 此次任务为攻略三日月宗近为首要目的。您的人物设定在还未解除的情况下不准随便Out Of Character,不准违反系统里的任何规定。]

"解除之后呢?"

系统130 : [回答 : 由您决定。]

"很好。"鹤丸嘴角微微上扬,心情似乎很愉快。他再次拿起面包咬了一口,道,"对了,我要怎么解除这个人物设定?"

系统130 : [回答 : 本系统升级到Level 2之后即将解除所有的OOC规定。]

"我要怎么让你升级?"

系统130 : [回答 : 您达成接近目标三日月宗近的任务之后,本系统就会升级。]

鹤丸摩擦着下巴,问道,"也就是说,在我还没升级的这段时间里,我原先的性格用不了,必须得用这设定里的那只鹤小绵羊的性格就对了?"

系统130 : [回答 : 理解正确。]

鹤丸拿起椅子上的西装外套,笑道,"好,准备一下。我倒要会一会那位三日月宗近是个怎么样的好对象。"

[待续...]

谢谢观看
写得不好请多多包涵